稻谷香里的愛

稻谷香里的愛

 

母愛就像稻田里的麥浪,一陣接著一陣,蕩漾在我的周圍。——題記

“不要再說了!”我有些不耐煩。

母親看著我,面露無奈之色。伸手,她只好將遙控器握在手中,按了幾下,這是一檔我極喜歡的綜藝節目。電視里時不時傳出哈哈大笑的聲音,卻是在這寂靜的夜晚尤為刺耳。

隨手拿起書包,我進了房間。

隔著門,兩個世界,此處又是一方新天地。

許是初三備考壓力大,我與母親的溝通越發的少。這總令我想起相交線——在經歷過相交后便是背道而馳,相行漸遠。

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學習,手機成了母親了解我全部學校生活的唯一途徑。班主任總是會在手機上發布學生的學習狀態。雖然我與母親的溝通不如從前多,但是母親對我的關懷從未減少,我甚至可以想到母親是第一個關注這些信息的人。

但是母親對于我的不只是關懷,還有嚴厲的管教。這讓15歲的我倍感壓力。反抗、掙扎、擺脫束縛,我欲破繭成蝶。

抬頭,凝望夜晚的城市。夜空下,燈火璀璨,流光溢彩,車水馬龍,人來人往。金秋十月,唯有落葉蕭條飄落,添了這僅有的秋色。

屋外暖陽揮灑,又是新的一天。

“收拾一下,下午回趟老家?!蹦赣H上午的突然提議讓我些許愣怔。她向來看重我的學習,我的放假時間大多數是在家度過,所以我已許久未去過老家了。

下午,母親果真讓父親載著我們回了鄉下。沿途,盡是一幅秋收之景。窗外的風吹過腦后,吹去了三千煩惱絲。

到了老家,下了車,我與久未相見的親人寒暄了幾句。之后,他們便回屋去準備做飯,唯我站于原地,看著他們的身影離去。屋內傳來了他們的談笑聲。

抬眼望去,院里有些空蕩。秋收時節,橘樹上掛著幾個黃橙橙的橘。粗壯的樹枝上吊著兩根繩——是個秋千。風駛去,發出“吱呀”的聲音。木板上已蒙上了一層灰塵。

我已快忘了這是幾時的事,記憶亦在時間的流逝下蒙上了灰塵。我卻不曾拂去,不曾回首。我無助、彷徨、脆弱、屈服。因為我從來只是個普通人。

撇過頭,卻發現不知何時刮來的風,帶著一根細長的稻谷吹到了我的腳邊。

彎腰,拾起。這仿佛是一個童年的夢,經歷過,感受過,又從我身邊滑去。記憶成了過去,過去成了夢。

輕車熟路地,到了那片稻谷地。

微風輕拂,夾雜著淡淡的稻香親吻著我的臉頰。秋風將稻谷吹得彎了腰,卻吹不倒那份屹然不動的風姿,儼然是“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的勁頭。

張開雙臂,夕陽的余暉合著稻香從我身旁悄然溜去,一浪又一浪的,似是擊打著我的心。

此刻,是波瀾不驚的軀殼和洶涌澎湃的靈魂,冰水相交。

“我就知道你在這里?!?/span>

回頭,母親含著笑,在遠處看著我。

毫不詫異,很多年前無數個日落西山,我便是與母親在這里度過。兒時的記憶總是模糊而美好的。秋收時節,一把鐮刀割著稻谷。忙碌的農作收割,簡單的快樂。我那時年齡尚小,母親務農時叫我站在一旁看著,怕我受傷不許插手。稻谷很長,而我淹沒于這一方小天地,四處亂竄,如魚得水。衣上沾染著泥土與谷粒,也不在意。母親總是會笑著為我拍去,說我淘氣。

眼眶不知何時含著淚水,視線也變得模糊。記憶里那些歲月與眼前之景相合,我似乎忘了今夕何夕。細看之下,不知何時母親的面容已失去那時的鮮亮。時光的沙斗從不給人喘息的時間,母親眼角的魚尾紋是時間流逝的痕跡。很多我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日子里淡忘了。在幾時歡樂的記憶里,母親也曾執過我的手穿過金黃的麥谷地,也曾與我于夜晚在麥谷地仰看晝夜星辰,一顆在愛中被呵護得滾燙的心卻未真正用心感受過愛。我長大了,可母親也變老了。

我回以一笑。

抬手,隨意折下一根稻草??拷?,握住母親因長年做家務而不再細嫩的手,將那根稻谷環于母親手腕處。

遠處,犬吠聲、吆喝聲、說笑聲,此起彼伏。飄蕩在這片谷地,久久不去。

母親給予我的是整個年華,而我給予的不過是一根微不足道的稻草。(1803王紫萱 供稿)

                                               

 

相關文章

真人在线那个游戏平台最靠谱